千余名校大学生扎堆单身派对速配

图片 3
民族社会

这个周末,一场声势浩大的真人版“非诚勿扰”——千人单身联谊活动在海淀区双清路某酒店举行。来自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中科院等数十所京城院校的上千位男男女女等待着情侣“速配”。春景明媚,名叫“我想认识你”的大学生交友平台为单身青年们组织了单身派对。从大学明令禁止到默许,从“地下情”到公开允许大学生结婚,再到害怕被“剩”而主动出击,“剩女”、“合约情侣”这些新标签正改变着95后大学生的恋爱形态。

图片 1

现场

  • 活动报名:移动互联时代教育机构如何再创业
  • 高峰论坛:奔跑吧,在线教育!
  • 有奖调查:参与教育APP使用调查赢iPhone6 plus
  • 有奖评测:寻找最好教育APP(中小学 外语 考试)
  • 奖项投票:2014中国教育盛典各大奖项投票中

每分钟认识一位异性

图片 2图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组织的一场相亲会图片 3图为:学生相亲会引来记者采访

联谊会被挤得水泄不通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乐毅 徐啸寒 实习生梁梦璇 林笛 高晓 通讯员陆慧 万佳

“4小时相亲500次”,这不是国产电影里的搞怪桥段,而是昨天发生在“千人单身联谊活动”现场的真实写照。海淀双清路某星级酒店,毗邻清华大学,活动主办方“我想认识你”包下了酒店一层楼,让京城上千名高校单身男女在此集体“相亲”。按照通知,活动本从下午2点正式开始,但1点刚过,男女嘉宾们便纷至沓来,在大厅排起了几十米的长队入场。春日午后,酒店内的温度也因人群聚集陡然升高,摩肩继踵,不少人热得擦汗。

光棍节前,一场场校园版“非诚勿扰”在武汉各大高校上演,且场场爆满。

北京青年报记者留意到,前来相亲的女生们盛装出席,有的还穿上了晚礼服,时不时有人过来搭讪。部分男生身着衬衫西装,乍一看,恍如进到招聘会现场。现场工作人员统一称他们为男女嘉宾,这些人既有附近学院路的各个大学的本、硕、博学生,也有毕业两三年的职场新人,有的甚至从几十公里外的郊区大学城赶来。

1日,一场由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微博]2014届毕业生章领组织的相亲会,引来300多人参加,其中不少人是邻近高校的大学生;前晚,两场相亲会分别在武汉商贸职业学院和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上演;而本月15日,一场逾7000人的跨校寻缘活动将上演,参与高校包括华中科技大学[微博]、武汉理工大学[微博]和武汉工程大学。

持续4个小时的联谊活动,流程安排相当紧凑。“5分钟约会”、“非诚勿扰”、“大魔王游戏”、“黑暗约会”、“吸奶大赛”等环节,不一而足。在“5分钟约会”的大厅里,男女对坐,几列长队迅速坐定,嗡嗡人声骤起,大家涨红着脸你一言我一语,时间一到迅速离开。“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没想到面对陌生人,我竟然这么能说!”一位女生边玩游戏边朝对方男生感叹。当北青报记者好奇问“吸奶大赛”为何物时,附近的工作人员心领神会应道:“哦,误会误会,这个游戏其实非常正经。为了让大家建立亲近关系,男女一组,用长吸管共吸一瓶,先吸完的获胜。”

在这些相亲活动背后,活跃着一群高校红娘团队。他们组织的活动,从院系的活动逐步发展到跨院系甚至跨高校的大型活动。

“娱乐化的氛围使得活动嘉宾更容易相互了解,经过前期测算,每位嘉宾平均能够交流200-300人,平均每分钟即可新认识一名异性朋友。”该活动平台的负责人时艳强说,“这种交友方式高效而且有趣。这是大家乐于接受的。”

研究生找寻另一半 部分学生跨校寻爱

焦点

前晚7时,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模拟站台前,众多帅哥靓女聚集一起谈情说爱,窄小的场地竟引来近400名学子参加。据这场相亲会负责人介绍,这场相亲会本来是为该校机车系的“剩男”和护理系的“剩女”准备的,这两个专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搞一次相亲会是想调和一下男女比例”。但让组织者没想到的是,居然有很多其他专业的学子主动前来与会,寻找意中人。现场几百人合唱《单身情歌》的场面,让组织者十分动容,“我们都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同学来,事先只是宣传了一下,没有提前接受报名和登记。”

大学生相亲初衷不一 部分人害怕被“剩”主动出击

无独有偶,同日武汉商贸职业学院经管院工商企业管理系也组织举办了一场校园版“非诚勿扰”。短短一天时间,就有40多人报名参加男女嘉宾的甄选,报名者中还有5名其他高校的学生。据活动负责人透露,此次活动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双十一非诚勿扰交流群”,建群仅两天时间,已吸引282名学生入群,其中多数学生通过群交流熟识。

北青报记者采访现场的大学生发现,选择在校谈恋爱缘由五花八门,来参加相亲的初衷也不尽相同。有人觉得,大学里谈恋爱是一种“能力”的培养,是每个大学生的必修课,也有同学觉得大学生活很无聊,需要有人来“陪”,当然还有的担心自己“被剩”,想在大学找好心仪的对象。

而早在本月1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4届毕业生章领组织的一场跨校相亲会,吸引了不少武汉各高校的博士生和硕士生赶来与会,现场一位恋爱十年的女研究生还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恋爱经验。

“不想成为剩女、齐天大剩、大龄女青年,上研究生再不主动一些,会不会危机就要来呢?”一位戴眼镜的姑娘告诉北青报记者。她坦言自己从外地考到北京读研,过了25岁后,之前从不担心恋爱问题的父母也开始变得唠叨,从去年她开始扩大自己的社交圈,也开始参加学校学生会的联谊,报名网络的合约情侣。“一直觉得沦落到家长安排相亲,是一件特别惨的事。还有,真的不想过年回家被父母催婚了!”

高校兴起红娘团队 商家从中觅商机

合约情侣、剩女这些充斥在网络和大众媒体的名词,正在改变着人们对校园恋爱的发展模式。北青报记者发现,很多家长出于种种考虑,也转变了过去保守的思想,鼓励孩子在校园恋爱,甚至主动给“恋爱费”。不过,这种“门当户对”的速配相亲方式,也令前来参加活动的人有些不适,一位同学说,
“虽然相亲高效、方便,但我总觉得它太功利了,其实就是标签的对等化,你什么条件我什么条件,双方把需求一说,成就成。”

这些让人目不暇接的大学版“非诚勿扰”,其组织者正是近年来兴起的校园红娘团队。大学婚恋交友需求旺盛,也带动了这些红娘团队的发展壮大。

名校变单身重灾区 女生相亲比例高出两成

“武汉高校之恋”微信平台,是武汉高校知名的红娘团队之一。他们的成员由华中科技大学电子信息与通讯学院的几名研究生组成。他们通过搭建这样一个交友平台,让同学们登录参与进来,能在线上进行交友信息匹配。这个平台的影响力,早已超越了华科校园,覆盖了武汉高校。据华科电子信息与通讯学院学生会主席王寒之介绍,今年该校组织的一场名为“做我一小时男(女)友”的活动,一经该平台发布,目前有超过7000多人报名参加,由于人数众多,现在还在其它高校开设了分会场。而众商家也从中嗅到了商机,以赞助为名打广告,为该活动提供免费电影票、制作蛋糕等。

“这是第五次举办千人单身联谊活动,今天的活动超过1000人了,年龄从1987年到1999年的都有。”高校单身男女联谊的火爆程度不仅在于此,该平台数据显示,79%的活动嘉宾是985、211高校学生,清华人数最多,数理专业最有人气,名校似乎已沦为单身重灾区。

据记者了解,如今武汉各高校都有大大小小的红娘团队,他们多为学生组织,以非赢利为目的,在线开设交友平台,供本校或外校的大学生交友,并在特定的节日比如光棍节举行相关活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4届毕业生章领表示,高校红娘团队越来越壮大,他就打算招募一些管理人员专门来组织活动,甚至欲开发校园恋爱交友APP软件、筹备爱情课堂等。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次的活动女生比男生多出两成,北京地区的高校中,男女比例失调的报名者通常更积极。“相亲未必受师长的认可。比如我所在海淀区学院路的某财经类大学,学校和社团就不是配合。有的老师觉得我们这种方式不入流。”一位1990年生的男同学向北青报记者坦言。面对质疑,同为90后的时艳强坦言,“33%的大学生受限于自己狭小的社交圈子,难以遇见合适的另一半。我们只不过提供这个平台来帮大家。”

恋爱纠察队退出 大学默许学生恋爱

沿革

大学版“非诚勿扰”越来越火爆,背后是大学在大学生恋爱交友方面的管理政策越来越宽松,也折射出时代的进步。

从当年禁令到如今默许

华中师范大学[微博]社会学教授梅志罡,至今记得1987年到1989年间,该校为防止学生在校园谈恋爱,专门设立了恋爱纠察队的往事,“晚上放学后纠察队就在学校比较隐蔽的地方巡逻,发现情侣就会用手电筒的光照他们,提醒他们尽快回寝室。如果还是没有离开,就会上前批评。”梅志罡表示,纠察队队员主要是学校保卫处的保安巡逻队员,也有部分是学生干部。

校园版“非诚勿扰”、“合约情侣”日趋火爆的背后,是中国高校在大学生恋爱交友方面的管理政策日趋宽松。上世纪80年代,所有高校都严禁在校大学生谈恋爱,甚至把“在校学生严禁谈恋爱,违者退学”的校规写进了学生守则。从明令禁止到默许,再到如今的怕“被剩”而主动出击,大学校园的恋爱观折射出社会婚恋观念的变迁。

“那时很多高校都设立了恋爱纠察队,不止华师一家。”梅志罡表示,当时的学生们看到纠察队,就会大喊“纠察队来啦!”情侣们听到就赶快躲开了。当时,谈恋爱的学生虽对纠察队比较反感,不过因为他们不像现在这么开放,加上纠察队批评过后很快离开,因而没有出现不遵守规矩或是顶撞的情况。碰到“情比金坚”的情侣,学校会加强限制,比如毕业分配时,可以不将他们两人分配在一起,因此,很多情侣不敢做得太过分。梅志罡说,在当时,拥抱、亲吻、女生坐在男生腿上都是亲密行为。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梅志罡至今还记得1987年前后,他所在的学校为防止学生在校园谈恋爱,专门设立了恋爱纠察队的往事。“春夏之际,我们晚上放学后,纠察队就在学校比较隐蔽的地方巡逻,发现情侣就会用手电筒的光照他们,提醒他们尽快回寝室。如果还是没有离开,就会上前批评。”而纠察队队员主要是学校保卫处的保安巡逻队员,也有部分是学生会和团委干部。

不过,进入上世纪90年代,大学对于学生恋爱的态度开始转变。到2005年,我国不再限制在校大学生结婚,大学对于学生恋爱甚至结婚开始采取“不支持、不反对”的默许态度。

不过,进入上世纪90年代,大学对于学生恋爱的态度开始转变。到2005年,我国不再限制在校大学生结婚,大学对于学生恋爱甚至结婚,逐渐采取“不支持、不反对”的默许态度。“管理的放开也适应了近三十年来中国现实生活的情感变迁。社交频率和社交媒介的发达,让人们也渴望通过实体交往来挽救日益疏远的人际关系,通过交往,收获友谊或爱情,我个人是支持的。”梅志罡分析道。

“现在只要研究生因为相亲请假,我一定批准。”华中农业大学[微博]副教授何绪刚表示,自己带的许多研究生现在都还没谈朋友,不少人年龄不小了,然而因为平时呆在实验室比较忙,所以这群人没有太多机会外出交朋友。“所以各种相亲会,我总是推着他们去参加。”

海淀区一知名大学的高校辅导员高珊受访时也表示,大学生自主交友恋爱,这是时代的进步。他说,大学生交友恋爱甚至结婚,学校应当尊重学生的意愿。只要符合法律规定,学校不应多加干涉。本组文/本报记者
刘旭

【声音】

声音

本科生恋爱莫误学业

“剩女”社会焦虑或致相亲低龄化

研究生谈朋友应鼓励

在日常的青年交往研究课题中,梅志罡还发现,如今的大学生交友相亲呈低龄化趋势,这种现象源自“剩女”社会焦虑的传导。“我们在调研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大三大二的学生也对没有谈恋爱一事很焦虑。大学不谈,以后成剩女就惨了。这其实是我们社会传导给他们的焦虑。而这种焦虑来自于社会和大众对剩男剩女的标签化的片面理解,大家有危机感。”

对于现在大学生热衷参加大学版“非诚勿扰”、高校红娘组织兴起的现象,华中师范大学辅导员熊程认为这是时代的进步。他说,大学生交友恋爱甚至结婚,学校应当尊重学生的意愿。只要符合法律规定,学校不应多加干涉。而对于适婚年龄的硕士生和博士生,学校还应鼓励和支持。

对于大学生集体联谊的线上线下活动,很多商家也借机捆绑做生意的现象,梅志罡表示,无论商业活动是如何参与,依然要倡导一种健康良性的婚恋观念。流行元素被年轻人更轻易接纳,但大学恋人仍应以志同道合为基础,有共同的价值目标、生活目标。

熊程还表示,大学生大部分年龄都到了18岁,到了成年人阶段,有分辨是非的能力,能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因此大学生恋爱不一定就是盲目的。他赞成较为理性的大学恋爱,即以学业为主,能够很好的处理学习与恋爱的关系。大学生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如果因为恋爱而耽误了学业,显然是不合适的。但同时,他认为大学阶段同学们都比较单纯,如果能够结识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另一半,也是挺好的,两个人可以相互鼓励和帮助。

湖北大学[微博]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刘康义老师也认为,现在社会上有这么多大龄剩男剩女,他们工作压力也大。大学期间是最适宜交友的时候,大学生之间兴趣相投,能说到一块玩到一起,恋爱交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