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我国青少年网瘾发病率近10% 高于世界均值

民族社会

“网瘾少年”亟需全社会共同关爱和帮助

近年来,青少年网络成瘾问题日益严重。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青少年过度沉溺于网络中的虚拟角色,严重影响了其身心健康,甚至成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在接诊时就遇到了一些孩子,本是青春年华却因网瘾而导致正常生活和学习难以继续。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他。

游戏成瘾,这病能治好吗?

记者:据统计,全世界范围内青少年过度依赖网络的发病率是6%,我国的发病率稍高,已接近10%。您近年来在不同场合多次呼吁社会关注青少年网瘾。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您能说说网瘾对青少年身心造成的危害吗?

暑假期间,不少学生选择网络游戏作为休闲放松的一种方式。然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定义,长期沉迷网络游戏造成的“游戏障碍”是一种疾病。不少资深游戏玩家戏言,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列出的病症,自己已经“病入膏肓”。那么,专业病房能帮助游戏障碍患者“脱瘾”吗?

陆林:青少年网络成瘾的危害面非常广。首先,长时间上网会影响青少年的生长发育,同时也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肥胖以及胃肠道功能紊乱等风险的发生,严重时甚至会导致猝死。其次,网络成瘾人群还多数患有其他精神障碍,如网络成瘾者中约有五分之一的人罹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抑郁障碍或焦虑障碍远高于一般人群。

游戏成瘾患病率逾27%

网络成瘾对家庭、社会和国家也造成巨大危害。《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7年1月到11月网络游戏业务收入1341亿元,游戏直播用户规模达到2.24亿,其中青少年是网络游戏消费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青少年非理性购买游戏装备和打赏游戏主播等行为给家庭与社会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此外,沉迷于网络暴力游戏会增加青少年的攻击性行为,显着提高暴力事件的发生风险,严重影响社会公共安全。

今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通过《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将“游戏障碍”作为新增疾病,纳入“成瘾行为所致障碍”疾病单元中。

记者:近年来,对于网络成瘾是否是一种疾病,社会争议较大。2018年6月,世卫组织宣布将游戏成瘾列入《国际疾病分类》中,“网瘾少年”再次引发社会关注。您对此怎么看呢?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4.84亿。其中,12岁到16岁的青少年是网络成瘾的高危人群。研究表明,游戏成瘾的患病率约为27.5%。

陆林:网络成瘾,表现为过度使用互联网后导致较明显的学业、职业和社会功能的损伤,主要包括网络游戏成瘾、网络关系成瘾、网络色情成瘾、信息收集成瘾、网络购物成瘾等,其中以网络游戏成瘾最为常见。

对一些辨别力、自控力较差的青少年来说,游戏成瘾正成为他们“成长的烦恼”。一些家长则寄希望于医疗机构为孩子“脱瘾”。

2018年6月,世卫组织将网络成瘾列为精神疾病,这表明网络成瘾已成为全世界共同关注的医学和社会问题。医学界是有一些不同意见,但世卫组织的初衷是希望社会能够更加重视和关注这个问题,借此为有关人员提供更多帮助,包括将网瘾患者治疗费用纳入医保范畴等。此举的意义更多还是帮助青少年减少对网络的过度依赖。

前不久,北京回龙观医院在建立成瘾医学中心的基础上,扩展床位增设了行为成瘾病房,这是国内公立医院首次探索建立此类病房。其实,在世界范围内,不少医疗机构都在积极探索如何预防、治疗游戏障碍。

记者:当前,青少年网络成瘾治疗成为某些医疗机构或个人敛财的手段,您怎么看?我国有没有网络成瘾的相关诊疗标准?

2018年,英国首家公立戒除网瘾诊所——网络障碍中心在伦敦西部开设。这家诊所是英国首家政府投资支持的解除网瘾机构,旨在帮助成年人和青少年儿童解决对暴力游戏等成瘾的问题;在日本,很多游戏成瘾的患者都会选择去精神心理科就诊,通常采取的治疗方式是一对一心理咨询;美国医学界对游戏成瘾的研究由来已久,成立于2009年7月的华盛顿秋城reSTART康复中心,是美国第一家专门治疗各种科技产品成瘾的机构。

陆林:近年来,抱有“病急乱投医”心态的父母常被治疗网络成瘾的广告蒙蔽双眼,满怀希望地把孩子送到“戒瘾医院”和“戒瘾学校”接受“专业”的治疗。曾经,电击疗法治疗网络成瘾一度受到许多家长的追捧,然而,这种无临床研究和循证医学依据的治疗手段,给孩子的身心健康带来巨大伤害。

“网瘾少年”因人而异

目前,我国还尚未发布针对网络成瘾的诊疗规范,但正在制定当中。网络成瘾是比较复杂的综合性问题,要经过较长时间的讨论和认识,才能形成诊疗规范。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许多网络成瘾的孩子会伴随其他精神心理问题,比如与父母关系问题、学业问题、注意缺陷障碍、焦虑或抑郁等。对于青少年的焦虑、抑郁等其他精神心理问题,都有相应的诊疗规范。当孩子沉迷于网络时,家长应到专业医疗机构寻求专业人员的帮助,借助科学的治疗手段对其进行干预。

专业病房能帮助游戏障碍患者“脱瘾”吗?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游戏障碍”的认定。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表示,玩游戏不代表就是游戏障碍或者精神心理问题。游戏障碍有严格的定义和标准。

记者: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如何借助法律为青少年营造一个良好的网络环境?
陆林:由于立法缺失,一些不法分子为了经济、商业利益等利用网络平台传播诈骗、色情、暴力等不良信息,诱发青少年沉迷网络。2016年,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旨在营造健康、文明、有序的网络环境。此外,2018年两会教育立法修法期间,强调应加快相关法规的制定。因此,健全相关法律,尽快推动立法进程,有助于为青少年营造一个良好的网络环境。

按照世卫组织的说明,游戏障碍的主要表现包括:对游戏行为的开始、频率、时长、结束、场合等失去控制;游戏优先于其他生活兴趣和日常活动;尽管已经因游戏产生了负面后果,但依然持续游戏甚至加大游戏强度。上述3个基本特征需持续至少12个月以上。

记者:家庭和学校如何共同帮助青少年远离网络成瘾?

此前,一些机构采取封闭、体罚等极端手段治疗“网瘾少年”的案例,曾引发巨大争议。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表示,《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将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在此之前,“游戏障碍”等概念仍处在开放性科学论证阶段,绝不是以治疗青少年群体的“网瘾”为名从中牟利的不正规甚至是非法组织的“免死金牌”。

陆林:父母的教育方式与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紧密相关,家长应避免给青少年过多的压力和关注,注重了解孩子的内心想法,多表扬孩子,让孩子感受到来自现实生活的成就感。学校应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鼓励青少年积极参与文体活动和社会实践活动,将注意力从网络虚拟世界转向真实世界。对青少年自身而言,要正确认识网络,正确认识和评价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加强体育锻炼,积极参加自己感兴趣的社团活动。出现沉迷网络的想法时,要反复告诫自己网瘾的危害并积极寻求帮助,以抵制网络对自身的影响。

事实上,青少年游戏成瘾的原因因人而异。陆林分析,户外活动时间减少、没有其他兴趣爱好、和父母同学的交流少等因素,导致手机成为孩子的重要“陪伴”。专家指出,解决青少年游戏成瘾问题,需要家庭、学校、政府等全社会的共同参与,而不是以“游戏成瘾”为借口,一味将孩子推给医疗机构,推卸、逃避自身责任。

世界卫生组织明确表示,希望不断推进游戏障碍相关的治疗研究,并收集患者人数等准确的统计数据,从而更好地帮助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疾病治疗。目前,探索出一套系统的游戏障碍治疗体系,在全球范围内都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解决网络游戏成瘾问题,仅仅有医学界的努力是不够的。近日,国务院出台《健康中国行动》。其中,在中小学健康促进行动方面,网络游戏相关内容被专门提及。文件中明确,要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鼓励研发传播集知识性、教育性、原创性、技能性、趣味性于一体的优秀网络游戏作品,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业内人士指出,家庭是预防青少年游戏成瘾的“第一道防线”。家长要以身作则,不要沉迷于网络游戏;要注重与孩子加强沟通交流,不能因工作忙碌放任孩子与“电子保姆”为伴;还要尝试与孩子建立规则,培养孩子理性的时间管理能力。当孩子出现问题时,一定要反思家庭教育中存在的缺陷,尽力去了解孩子内心的缺失感,同情、理解并耐心帮助他们。

此外,学校应通过多种方式,让孩子认识到游戏成瘾对生活、学习的危害,引导青少年正确、适度上网休闲娱乐;游戏企业应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开发有益于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游戏,并通过技术手段设置游戏规则,限制青少年游戏类型、时长等;政府部门要发挥监管作用,净化网络游戏空间。同时,针对一些打着“治疗网瘾”幌子牟取利益的非法机构,予以坚决打击和取缔。

原标题:游戏成瘾患病率逾27% “网瘾少年”亟需全社会关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